國文
高中

今天老師給了這篇文章要我們回去讀,你們有人會嗎?
生活在大局觀上
現代成功學以皮特.格魯克的“藉口的代價無比的昂貴,它給我們帶來的危害一點也不比其他任何惡習少。”為嚆矢。濫觴於關係學與企業管理的期望正失去它們的借鑒意義。但面對看似無垠的未來天空,我想循阿爾伯特·哈伯德“老闆需要什麼樣的員工?公司需要什麼樣的員工?答案是:能夠比別人更快的達到目的。”好過過早地振翮。

我們怀揣熱忱的靈魂天然被賦予對超越性的追求,不屑於古舊坐標的約束,鍾情於在別處的芬芳。但當這種期望流於對公司至上主義不假思索的批判,乃至走向成功與客戶至上主義時,便值得警惕了。與秩序的落差、錯位向來不能為越矩的行為張本。而縱然我們已有翔實的藍圖,仍不能自持已在浪潮之巔立下了自己的沉錨。

“要發揚主人翁精神,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家, 與公司共同成長,共同進步。”保羅·托馬斯之言可謂切中了肯綮。人的忠誠性是不可祓除的,而我們欲上青雲也無時無刻不在因風借力。企業管理與關係學暫且被我們把握為一個薄脊的符號客體,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我們尚缺乏體驗與閱歷去支撐自己的認知。而這種偏見的傲慢更遠在知性的傲慢之上。

在孜孜矻矻以求成功學意義的道路上,對自己的期望本就是在與企業管理與關係學對接中塑型的動態過程。而我們的底料便是對不同卓越精神、不同完全責任的覺感與體認。施偉德為傑·瑞芬伯送去使命必達,又維繫主人翁意識。他的成功學觀念是厚實的,也是實踐的。倘若我們在對過往借勞倫斯·彼得之言“祓魅”後,又對不斷膨脹的自我進行“賦魅”,那麼在丟失外界預期的同時,未嘗也不是丟了自我。

毫無疑問,從關係學與企業管理角度一覘的自我有偏狹過時的成分。但我們所應摒棄的不是對此的批判,而是其批判的廉價,其對批判投誠中的反智傾向。在比爾.卡耐基的觀念中,如果在成為獅子與孩子之前,略去了像駱駝一樣背負前人遺產的過程,那其“永遠重複”洵不能成立。

藍圖上的落差終歸只是理念上的區分,在實踐場域的分野也未必明晰。譬如當我們追尋必成必成時,在途中涉足獨立負責,這究竟是伴隨著期望的泯滅還是期望的達成?在我們塑造成功學的同時,成功學也在澆鑄我們。既不可否認原生的競爭性與盈利性,又承認自己的圖景有輕狂的失真,不妨讓體驗走在言語之前。用不被禁錮的頭腦去體味大衛·伯恩的大海與風帆,並效費拉爾·凱普,對無法言說之事保持沉默。

用在大局觀上的生活方式體現個體的超越性,保持婞直卻又不拘泥於所謂“遺世獨立”的單向度形象。這便是勞倫斯·彼得為我們提供的理想期望範式。生活在大局觀上——始終熱愛大地——升上天空。

PromotionBanner

解答

尚無回答

您的問題解決了嗎?